您的位置:ag电游官方网站-欢迎您 > 世界历史 > 世界贪污总统:韩国前后两任总统成狱友

世界贪污总统:韩国前后两任总统成狱友

2020-02-12 04:23

阿基诺是菲律宾着名的反对派人士,是菲律宾共和国参议员、自由党主席,也是马科斯眼中的死敌。1981年1月,马科斯宣布结束军事管制,随后即派人到美国警告阿基诺:他如果回国,就得坐牢。

1983年21日下午1时12分,流亡归来的菲律宾前参议员、反对党领袖贝尼格诺·阿基诺乘坐的华航811次班机在马尼拉机场着陆。一分钟后,阿基诺 还未走下舷梯,就突然被射来的子弹击中头部,不幸遇难。阿基诺的死改变了菲律宾的政治格局,敲响了他的仇敌、总统马科斯的丧钟。 贝尼 格诺·阿基诺于1932年4月27日出生在菲律宾打拉省一个显赫的家族中。阿基诺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成年后即显示出政治才华。1955年,阿基诺 年仅22岁即当选为康塞普西翁市市长,被称为“孩子市长”而闻名全国。1967年,年仅34岁的阿基诺又成为菲律宾最年轻的参议员。 阿基诺成为菲律宾人民心目中的“希望之星”。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菲律宾人都对阿基诺的崛起感到鼓舞,前总统马科斯对阿基诺的出现感到忐忑不安。马科斯不想 交出总统的权力,阿基诺最有希望成为下一届总统。因此马科斯千方百计限制并迫害阿基诺,致使阿基诺在监狱中被关押了7年零7个月。后来被迫离开菲律宾去了 美国,在波士顿过了3年自由生活,他仍时时刻刻关注国内的局势。 1981年1月,马科斯宣布结束军事管制。4月,菲律宾人民通过投票 对宪法作了修改,总统由选民直接选出,任期6年。远在大洋彼岸的阿基诺面对这种新的形势,决定回国参加总统竞选。马科斯洞悉了阿基诺的回国意向,通过各种 途径阿基诺发出“死亡警告”。阿基诺明知回国危机四伏,毅然准备回国参加竞选。可惜壮志未酬身先死,总统马科斯并未因此得到安宁。马尼拉的群众示威活动像 火山一样爆发,使本来就不得人心的马科斯暴政统治岌岌可危。 在贝尼格诺·阿基诺下葬那天,二三百万痛恨马科斯政权的菲律宾人为灵车送行20多公里,历时11个小时。这被许多外国记者的电讯稿称为“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葬礼”,无疑更使马科斯胆战心惊。而阿基诺夫人的言词锋芒所向,像一把利剑直刺马科斯、伊梅尔达夫妇的心窝。 科拉松·阿基诺,原本是个家庭主妇:深入简出。1980年随丈夫到了美国。阿基诺遇害后,科拉松携带子女回国。面对残酷的现实,想起丈夫未竟的事业,她 擦去眼泪,以意志和信念使自己振作起来。很快,她就成为一名引人注目的政治活动家。当10月下旬调查委员会部分成员的报告推翻其负责人的虚假结论后,科拉 松立即发表电视谈话:“……刺杀贝尼格诺的政治决定,如果不是出自最高的权力核心,则不会有任何军人,会想到这样做的。用贝尼格诺 的话说,‘马科斯先生,你能洗掉你手上沾着的我的鲜血吗?’”在列举大量事实说明马科斯一直控制着对贝尼格诺的处置后,她接连发问:“难道还能说马科斯先 生没有责任、完全清白吗?我们还能相信暗杀贝尼格诺的计划马科斯先生事先完全不知道,也没有得到他的许可吗?” 科拉松一连串的问号,使马拉卡南宫里的马科斯焦头烂额。科拉松向马科斯发起越来越强劲的攻势,她那位于奎松城时代街的居所已成为反抗暴政的指挥部,她的感召力与日俱增。 马科斯竭力稳住总统宝座,并妄图连任。1985年10月,他趁反对党在候选人方面意见分歧之机,突然宣布提前十六个月,于下一年2月进行大选。 科拉松在弟弟帕平和贝尼尼奥生前好友的劝导下,逐渐萌生了跃上政坛的念头。当时盛传马科斯病重,准备让伊梅尔达作总统候选人。科拉松打算与她一决高低。 当记者问马科斯对科拉松参加竞选有何看法时,他竟然傲慢地说:“女人最好的所在是卧房。”有骨气的科拉松毅然决定参加竞选,而不论对手是伊梅尔达,还是马 科斯自己。 很快,签名支持科拉松的选民就达一百多万人。12月3日,科拉松正式宣布参加竞选。为了击败马科斯,原本打算参加总统竞选 的反对党统一民族民主组织主席劳雷尔转而支持科拉松,自己则成为反对党的副总统候选人。马科斯嘲笑反对党的竞选阵势,说:“我和女士们对话一向感到愉 快。” 而科拉松则以流畅、有力的演说,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在马尼拉举行的第一个竞选集会上,科拉松号召人们在贪婪、腐朽的政府 与民主、开放、可信、负责的政府之间作出抉择。在打拉省几十万人的集会上,科拉松表示:我要挺身而出,与全国民众一起,为结束马科斯的独裁统治而奋斗的人 们激动地高喊她的爱称:科丽!科丽! 在执政党的一次模拟选举中,科拉松获胜。在多次民意测验中,她又是遥遥领先。这下,马科斯慌了。他赶忙召集亲信商讨对策,并派人到全国各地了解竞选动态。 这时,与菲律宾有着特殊关系的美国对马科斯已失去信心。美驻菲大使警告他:损害总统竞选可信度的任何行为,都会严重影响两国关系。 大选于2月7日正式开始。全国八万多个投票点启动运行。科拉松一大早便在打拉省的洛尔德投票站投下了神圣的一票,然后对记者和选民们说:“我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信心百倍过。” 2月9日凌晨,政府选举委员会和国民自由选举运动组织公布的第一批点票结果完全相反:前者宣布马科斯领先,后者则宣布科拉松领先。当天,政府选举委员会点票中心的三十多名电脑工作人员突然集体离职,愤然指出统计牌上的显示数字与电脑统计结果不符。 在马科斯竞选舞弊行为昭然若揭的情况下,偏袒马科斯的议长依然于2月15日宣布:马科斯以多得一百四十多万张选票的优势当选总统。马科斯立即宣布将于2 月25日就职。出乎马科斯的预料,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很快在全国掀起。科拉松在集会上说:“马科斯假装获胜的任何华丽装饰都掩盖不了他在道义方面的失 败。没有人还相信他是总统。”在菲律宾势力非凡的天主教会也公开表示支持科拉松。 2月22日傍晚,国防部长恩里莱和副参谋总长拉莫斯 宣布脱离马科斯,支持科拉松。越来越多的官兵加入他们的行列。马科斯匆忙调来的坦克,被群众组成的“人墙”阻挡。马科斯调来的空军攻击联防队和突击团倒 戈,与群众站到了一起。许多高级官员也宣布效忠科拉松。数万名群众包围了总统府,高呼“打倒马科斯,拥护科拉松!”与此同时,美国、日本、欧洲议会都遣责 了马科斯,抨击马科斯违背了人民意愿。 2月24日,一百五十位各界知名人士签名,代表人民任命科拉松和劳雷尔为新任正副总统。 2月25日早晨,科拉松的就职仪式在菲律宾人民俱乐部隆重举行。各党派、企业界和宗教界一千多人聚集一堂。场外还有数千名支持者。主教费德里科·埃斯卡 莱主持了总统就职典礼。科拉松郑重地宣读了第一号公告,第一句便是:“主权属于人民,一切政府权力来自人民。”随后,她说:“为了菲律宾人民,我和劳雷尔 宣誓就职!” 当天中午,马科斯在总统府也草草举行了他的就职仪式,晚上便携妻儿以及他的忠实部下贝尔将军乘直升飞机飞往美国,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活。 2月26日凌晨,科拉松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宣布马科斯已离开总统府,并说:“菲律宾长期的痛苦磨难已经过去,祖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取得了民主自由。” 科拉松进入马拉卡南宫,成为菲律宾第七任总统、第一位女总统。阿基诺生前的愿望由他们的遗孀科拉松实现了。不久,美国国务卿舒尔茨在白宫宣布:承认科拉松·阿基诺政权。

国家元首地位崇隆、万民仰望,照理说一言一行都应该树立典范。然而在第三世界许多“窃盗统治”当道的国家,总统大人与贪污要犯往往只有一线之隔,甚至根本是合为一体,本尊日理万机,分身日进斗金;有时还全家大小总动员,将整个国家当成一部提款机。

亚洲地区近代最着名的案例,就是韩国的全斗焕与卢泰愚。这两名军事强人从一九八○年到一九九三年间,接力担任十三年总统,高压独裁统治之馀,当然也不忘搜刮民脂民膏的“天职”。

所幸天网恢恢,反对运动领袖金泳三当选总统之后,这对军校同学很快就沦为监牢狱友。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全斗焕与卢泰愚因为募集、侵吞祕密政治资金而被捕,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与第二位接受法庭审判的前国家元首。隔年八月,首尔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焕死刑、卢泰愚徒刑廿二年六个月,上诉后分别减刑为无期徒刑与十七年有期徒刑。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两人得到候任总统金大中特赦,恢复自由,但仍必须偿还侵吞的非法政治资金,全斗焕两千两百零五亿韩元,卢泰愚两千六百廿八亿韩元。韩国司法单位至今仍在追讨这两笔烂帐,也从两人的直系亲属身上追回不少资产;全斗焕的家具、宠物甚至遭到强制拍卖,这种作法值得参考。

距离台湾最近的邻国菲律宾,则有马可仕与艾斯特拉达两名总统“前后辉映”。马可仕担任总统长达廿年,国家民穷财尽,个人与家族却脑满肠肥。

据「国际透明组织」估计,马可仕家族大约污掉五十亿到一百亿美元菲国人民血汗钱,他本人于一九八六年被迫下台流亡,三年后在美国夏威夷寿终正寝,没有吃过一天牢饭。

马可仕垮台之后,菲律宾政坛并没有变得比较清明,精神领袖辛海梅枢机主教说:“我们赶走了阿里巴巴,但四十大盗赖着不走。”第十三位总统艾斯特拉达又达到贪渎高峰,在二○○一年遭弹核下台,从此官司缠身,被指控侵吞相当于新台币廿六亿五千万元的国家资产,去年九月遭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但一个月后就获得现任总统艾若育特赦;当然,这位女总统上台以来也是贪腐丑闻不断。

今年一月才一命呜呼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让前述的窃国者小巫见大巫,自惭形秽。苏哈托的独裁统治延续卅一年,一家大小鸡犬升天,掌握印尼经济命脉。印尼人民在一九九八年将苏哈托赶下台,然而国际透明组织指出,苏哈托一家人应该了无遗憾,因为他们卅一年来进帐一百五十亿至三百五十亿美元,荣登全球贪污统治者排行榜首。

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妇贪污巨款案纪实

在夏威夷有人提出意见:当一半以上的她的同胞仅仅是为了买一双鞋就得不辞辛苦地流血流汗时,她竟然一人就拥有3000双鞋,这未免有些过分了吧?然而马科斯对此只是一笑置之,他说,这些鞋是在2O年中积累起来的,再说伊梅尔达在一天之内要更换几双鞋。

伊梅尔达对300O双鞋是她铺张浪费的证据一事也是一笑置之。一天,当她在大街上行走时,一不小心绊倒了,结果弄坏了一只鞋。在一位来宾送给她一双鞋时,她不无讽刺地说:“我应该把这双鞋送给科里·阿基诺,这样她就拥有3001双鞋了。”

除了震惊世界的3000双鞋子外,伊梅尔达的宫殿里还有尚未使用的2000件舞会礼服,5OO副乳罩。一满箱子紧身褡,无数的世界上最昂贵的大瓶香水,几加仑的抗皱美容霜以及无数箱包手提包,一个大得连人都进得去的保险箱内还存放了几十个空珠宝箱子。马拉卡南宫的腐败甚至使一位对一切都感到冷漠的美国国会议员受到了触动,他说这一切是他曾经见过的挥霍性浪费中最恶劣的实例。史蒂夫·沙拉兹也说:“与伊梅尔达相比,玛丽·安东尼奥应该是一位穷困潦倒的女士了。”

几年前,有人问过伊梅尔达为何过着如此奢华的生活,她竟说:“菲律宾人爱美。我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贫民区的菲律宾穷人有明星可看。”

与马科斯一家生活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菲律宾经济形势的严重恶化。

1984年国民生产总值下降5.5%,1985年下降4%,通货膨胀高达63.8%,工厂开工率仅4O%,1000多万人失业或半失业,外债高达265亿美元。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全国人口中约有一半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应该说,伊梅尔达在外交方面也有所建树。不管她的外交手腕是否高明,她的天生丽质使其成为马科斯外交政策中一个筹码。伊梅尔达曾宣称,没有任何男女能不为她的天生丽质所打动。她的美貌所发挥的效果也一再得以证实。她曾对亲戚说,马科斯派她到纽约去见一批银行家,因为她可以取得任何外交部长或大使根本不能取得的成就。即使是国家元首,在她那不言而喻的魅力和昂贵的礼物面前,也将变为知心朋友,或者争取到站在自己一边的力量。

伊梅尔达曾同一批菲律宾女记者谈到:“这时我并不认为,这未免有点不谦虚,但却是真的——世界上很可能没有任何第一夫人、甚至国家元首像我这位第一大人这样到过所有的权力中心,成为所有主要超级大国的朋友。我可以去见契尔年科、卡扎菲、法赫德,去见他们中的任何人。我所要做的是,如果我在这个国家遇到麻烦,我就拎起我的小包,说‘请别这样’。我又不想当总统,也不必当什么。如果说我要当的话,那是因为我热爱这个国家。这是我的国家,是我为其寻求生存的唯一国家。”看来,伊梅尔达对自己的外交能力是很引以为自豪的。

伊梅尔达的出访日程总是满的。她经常代表总统参加外国的重大庆典,如西班牙佛郎哥孙女的婚礼、伊朗庆祝波斯帝国的2500年大典、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的加冕典礼、玻利维亚独立150周年庆祝活动、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庆典、沙特阿拉伯国王费萨尔的葬礼、罗马天主教皇保罗六世的葬礼和日本大平首相的葬礼等。

菲律宾不少驻外大使馆都空出一半的房子,随时准备接待这位周游世界的第一夫人及其庞大的随从人员的光临。如果要从伊朗购买石油。伊梅尔达也要借机前往德黑兰拜会国王才行。当有人提出与占巴合作成立一家食糖企业时,伊梅尔达立即乘机飞往古巴,会见卡斯特罗。当然,行程中得安排上去纽约等地购物观光的时间。

1974年到1985年期间,伊梅尔达马不停蹄地来往世界各地与马尼拉之间。每次出访都是兴师动众。内阁部长、新闻记者以及亲朋好友挤满一架甚至两架飞机,住的是一流宾馆,乘的是豪华汽车,耗资常达数十万美元。为了使其出访带有官方色彩,马科斯及其内阁部长以及整个驻马巴拉外交使团都得到机场迎送。

伊梅尔达的频繁出访可让菲律宾航空公司吃足了苦头。菲航本是一家私营公司,伊梅尔达出国访问时,通常要占用两架飞机,一架用作飞行,一架用于后备,这样一来.菲航的正常客运飞机就不够用了。航班又得重新编排,闹得乘客怨声载道,菲航业务大受影响。且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伊梅尔达的飞机来去,整个机场的工作就得停下来,要是第一夫人来了雅兴,要在飞机上逍遥自在进餐时,其他航班就得推迟几个小时。

菲航老板本尼·托达强咽苦水,本指望能有好的报偿,拿着账单送到马拉卡南宫。

没想到捅了马蜂窝。马科斯一纸命令,宣布将菲航收归国有。本尼·托达血本两亏。

伊梅尔达每次出国访问,总是前呼后拥,率领着一支庞大的队伍,少则五六十人,多则几百人,跟随她的自然是她的亲信。伊梅尔达的随行人员往往是在最后一刻才敲定下来。确定人选后,由马拉卡甫宫通知本人,在几小时内启程。接到通知的人得在很短时间内办理所有手续和收拾好行装。

伊梅尔达总是带着她的一位堂妹和美容师,还要带上一个专门为她管理行李的人。伊梅尔达对穿着打扮十分讲究,除了要满足其占有欲外,还得服从于她作为世界级演员的需要。她不仅有大量五颜六色的“特诺”,还有巴黎、伦敦、纽约的服装设计师为她设计的华丽长裙。有一件雪纺绸衣,上有手工画的孔雀,即便如此华丽她也只穿过一次。

驻外工作人员的工作之一便是为伊梅尔达采购。外交部长罗慕洛离开巴黎时,大使馆的一位工作人员让他转交给第一夫人一只箱子,里面装有至少三件式作相同而色调各异的貂皮斗篷。

“蓝带女士”是伊梅尔达外出时所率领的一群女仆,是她显示威风、摆阔的象征。有时候伊梅尔达也会施舍些东西给他们。有一次,她带着一大帮人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参加一个婚礼,伊梅尔达曾给所有陪伴者一副钻石耳环,令随从们大大高兴了一番,每副耳环可是价值数千美元。

“蓝带女士”在菲律宾都有体面的生活,在家也是架子十足的。但她们每次随伊梅尔达出访,都不像是作为随员,而像是被当做宫女来使唤。她们经常要为伊梅尔达背一个大大的鳄鱼皮袋,里面装的也许是大捆大捆的钞票。她们到处奔忙,四出采购。这些女士大多沾过她的好处,如通过伊梅尔达的影响进行房地产买卖、从事建筑业和开办商店,从中渔利。

在一段时间里,伊梅尔达热衷于追求那些亿万富翁的妻子们所佩戴的价值昂贵的珠宝首饰,它们是布尔加利、布赛拉蒂和哈里·温斯顿等世界着名珠宝商出售的首饰,每件价值高达数十万美元。但不久以后,这些昂贵的首饰也引不起她的兴趣了,她又把目光转到具有历史文物价值的珠宝首饰上。

伊梅尔达从她经常光顾的纽约珠宝商那里听到了有关“神眼”这颗世界上最大的钻石的情况。

这颗钻石最初是在16O7年发现的,当时波斯王子拉哈布用这颗钻石抵债,落入到东印度公司手里。此后这颗钻石失踪了300年之久。19O6年重新发现这颗钻石时,它被安置在利比亚班加西神庙里的一尊神像的眼睛上。后来,一个走私犯盗走了这颗钻石并卖给了巴黎的一家当铺。此后一位西班牙贵族买去,在伦敦保险库里存放了几年。几经周折,“神眼”被美国珠宝商哈里·温斯顿买去。1947年他以67.5万美元的价钱将它卖给了一个名叫斯坦顿夫人的女人。1962年斯坦顿夫人拍卖给了一个芝加哥珠宝商,售价37.5万美元。这颗充满神奇色彩的钻石被伊梅尔达以整整55O万美元的高价最后归为已有,据说这颗“神眼”至今在她的手里。

穷奢极欲的马科斯夫妇大肆挥霍浪费之后,还把巨额资金投放在房地产上。

伊梅尔达从1981年秋天开始购买纽约的房地产。第一笔是纽约第34街上的赫勒尔德中心大楼。那年11月10日,她在华道尔夫饭店接见了约瑟夫和拉尔夫·伯恩斯坦。请他们作为她的代表去购买赫勒尔德中心大楼。她告诉伯恩斯坦兄弟,她想把它变成菲律宾零售商店的橱窗。

第二笔是位于第5大道与第57街拐角上的皇冠大厦。伯恩斯坦兄弟后来证实,这一年的圣诞节她在鸽子饭店举行的一次宴会上,向两兄弟挥舞着一张瑞士存款支付报告书,存款数目是1.2亿美元。

此后,伊梅尔达放开手脚,醉心于成为曼哈顿的地产业主。她购买了麦迪逊大道2OO号和华尔街4O号大楼。此时,她吹嘘自己买下的楼房遍布全城。有一次,她和洛佩斯大使在飞机上坐在一起时说:“我丈夫喜欢金子,而我更喜欢房子。”

马科斯夫妇还为女儿艾米在新泽西买了一幢住房。在长岛他们还有一块很大的海边地产,名曰林德米岛。伊梅尔达有时候就在那里招待她的朋友.那里还修建了一座舰码头和直升飞机场。

马科斯夫妇在菲沿海诸岛建造多处私人行宫。这些行宫装饰齐全,马科斯夫妇偶尔在那里呆上一二夜,但从来不长住在那里。伊梅尔达还下令在马拉卡南宫对面环形车道旁修建一座王宫宾馆。

滥用权力,独裁统治

马科斯夫妇在菲律宾的权力顶峰上呼风唤雨,随心所欲,通过巧立名目聚敛了巨大的财富,在世界各地挥霍无度。他们深知财富来源于具有无穷魔力的权位。为了保持和继续增加财富,维持令世人仰慕的生活,他们就得牢固地占据马拉卡南宫。

1969年是菲律宾总统大选年,马科斯的第一任总统任期行将届满。他理所当然要竞选连任。

这一次大选自然是马科斯凭借金钱和手中的权力取得了胜利。

1969年总统竞选空前激烈,也空前混乱。马科斯4年的精心准备,今天终于用在实处。

在菲律宾的66个省份中,有17个省发生了流血事件。大批穿着保安军制服的“恐怖主义分子”横行无忌,他们占领了一省又一省的投票站。

这些所谓的恐怖分子都是马科斯培训的人才,培训得到了美国人的帮助。

有一名刚从美国受训回国的保安军头目比森特·拉瓦尔准将被指控有党派偏见,纵容他的手下搞恐怖活动。选举日那天,他的部队在马林杜克省、卡加延省、南伊罗戈省和巴丹省采取了恐怖行动,有46人被打死。

选举中黑幕重重,什么手段都使将出来。在不少地方,投票箱被人一把火烧掉后又会有人搬出一个放在原位,这个箱子早就放在菲律宾部队保密室中,里面塞满了伪造的选票。在宿务省南部,自由派控制了一个投票站,民族党则控制了另外一个。选举结束,自由派宣布奥斯梅尼亚赢得了这一地区登记过的所有9400张选票,但马科斯派干脆宣布马科斯以超过登记2000张的票数获得了胜利。

尽管竞选双方都有不干不净的做法,但马科斯最终凭手中的权力一举获胜。结果马科斯的人在8个参议院席位中占7个,在1OO个众议院席位中占86个。而且马科斯派在每一个省都处于压倒优势,使这次选举显得极不正常。

这次选举,马科斯花了血本。他花掉的竞选经费,折合成美元竟达1.68亿。与以前菲律宾总统竞选花费相比,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1946年仅15O万;1961年增至300万。

马科斯竞选经费花费颇巨,但他不会在他那份巨额私人财产中动一根汗毛,菲律宾国库和菲律宾人民自然得做出贡献了。

马科斯为了连任,几乎耗尽了菲律宾的外汇储备。

由于花国库的钱数额巨大,他从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来的钱和特别贷款还是堵不上亏空的国库,他被迫推行紧缩措施,使比索贬值5O%。这意味着将有7O%的菲律宾人一年的收入降至不到2OO美元。

马科斯弄虚作假实在太明显了,这使得他成为学生和反对派进行激烈抨击的对象。他们指责马科斯窃取了总统的职位。在马尼拉的大街上,5万多名示威者聚集一起,抗议马科斯。最后,菲律宾保安部队对示威者进行了血腥镇压。

根据菲律宾宪法,马科斯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将在1973年到期,且不得连任。但腐败透顶的马科期早已下定决心,即使是使用军管,也要将权力长期据为己有。他现在只是在寻找一个借口了。

此时的菲律宾,经过马科斯两个任期的搜刮掠夺;人民生活困苦不堪,整个国家陷入一片混乱。菲律宾共产党重新活跃起来,这成了马科斯实行独裁的借口。

在菲律宾局势日益恶化的情况下,以何塞·玛·西松为主席的菲律宾共产党和以贝尔纳韦·布斯凯诺为首的新人民军开始展开武装斗争,影响日增。

与此同时,人民对马科斯的不满日盛一日。

197O年1月26日,马科斯在向国会发表国情咨文前,与伊梅尔达一起聆听马尼拉大学校长兼神父帕西菲科·奥尔蒂斯的祈祷。这位神父在祷词中表达了人民对马科斯政权的强烈不满。他说:“恐惧在滋生,希望在破灭。在政治上早已不再幼稚的人们的憧憬和梦想破灭了。他们如今明白了,要拯救政治和经济不能靠上层,无论是个人还是外国朋友,归根到底,只能靠下层,靠自己紧密地团结在一起……维护他们在投票站、市场或街垒等地方的权利。”

人民开始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表达他们对马科斯政权的不满。

26日这一天,在国会的外面聚集起几万人的示威者,其中有工人、农民、学生、宗教人士。下午4点45分,马科斯和伊梅尔达来到国会南侧门外,示威群众中爆发出一阵“呸”声,他们就在这满含愤恨的怒吼声中走进国会。当马科斯夫妇走出国会大门时,示威人群唱起了菲律宾国歌,随后又唱起《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当马科斯夫妇乘车欲离开时,人们开始向他们投掷石头、饮料瓶子、棍子、标语牌及其他能用上的东西,接着,一副黑色的模拟棺材和一条纸鳄鱼掷向总统座车。随后,全副武装的军警和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在街头展开了搏斗,至少有5人被打死,几十人受伤。

对和平示威的无情镇压激起了人民的极大愤慨,他们纷纷谴责军警的残暴和滥用权力。学生们开始行动起来,发起了菲律宾当代史上的着名的“星期五流血事件”。

1月3O日,在学生们预定的集会时间前,马科斯把学生领袖召集到马拉卡南宫,与他们进行对话。学生领袖乔普森要求马科斯保证不谋求连任并写下书面承诺,遭马科斯拒绝。

对话不欢而散的消息传开后,激愤的学生们开始走上街头,有400O多名学生逐渐汇集到马拉卡南宫前。

随后学生们冲进马拉卡南宫,并很快被不断增援的军警逼出宫外,双方爆发了持续8小时的冲突。有6个学生死于非命,数百人受伤。

镇压使学生们由和平示威转向激进的武装斗争。

第二天晚上,马科斯宣布这是一场“对政府蓄谋已久的攻击,一次反叛和颠覆行动”。他指责“非学生的煽动者”要对这次暴乱负责,试图火烧马拉卡南宫的暴徒,不是学生或纵火犯,而是为一个罪恶目的服务的一帮人,他们的目的是摧毁或接管马拉卡南宫。他宣称这项计划是由两个组织预谋的,一个组织受共产党的煽动,是菲律宾的毛泽东分子的一次叛乱,另一个与共产党没有关系。他不会容忍共产主义者接管政权。

马科斯开始为实行军管作准备了,并寻找借口打击对总统宝座构成极大威胁的反对党自由党主席小贝尼尼奥·阿基诺。

本文由ag电游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贪污总统:韩国前后两任总统成狱友

关键词: